龚学遂的青岛岁月①·履新〡抵青受到各界隆重欢迎

2019-06-28 14:46来源:青岛日报/青岛观/青报网作者:刘宗伟

新闻热线:0532-82863300

  1948年8月2日,52岁的江西金溪人龚学遂接任青岛市长。履新不久,时逢蒋经国豪情满怀,在沪开打“老虎”。在蒋总统特电慰勉下,龚氏“向蒋经国看齐”,在青频出“打虎”之语,但收获的也是“苍蝇”。随着沪上“打虎”失败,青市亦不了了之。

  “打虎”之外,龚学遂积极张罗,努力解决青市粮荒、煤荒、难民和流亡学生四大难题,只是时局维艰,难遂人愿。1949年2月9日,龚氏以青市“环境艰困,应付无能”为由,请辞市长之职呈文获准,一月后,正式离任,赴沪隐居。

  龚学遂的青岛岁月①:履新

  1948年7月的青岛,比天气还热的事儿当属一市之长的任免。

  斯时,抗战胜利接收青岛的市长李先良行将去职,谁人接替?

  早在3月21日,第十一绥靖区司令官丁治磐奉命进京接受蒋介石召见时,蒋氏透露:“青市政将以沈鸿烈往主之,绥区司令官允以李弥继任。”

  时隔3个月,一直没有沈鸿烈重返青岛主政的消息。

  更关注此事儿的当属岛上各家报馆,他们竖起耳朵,警觉地打探、捕捉相关权威消息。

  7月22日,《军民日报》在青岛刊发独家消息:《龚学遂调长青岛 政院会议昨通过》——

  中央社南京廿一日电 行政院廿一日晨第八次会议,翁文灏出席,通过重要人事任命,青岛市长李先良另有任用,应予免职,命龚学遂为青岛市市长。大连市市长龚学遂另有任用,应予免职,任命赵惜梦为大连市长。七月廿二日,总统府颁布任免令。

  “抛砖引玉”,各家报纸迅速跟进。

  23日,美西太平洋舰队司令白吉尔中将致函感谢李先良,谓:“顷悉贵市长离职在即,至为歉然,本人对阁下过去与本军之合作,愿乘此机会表示谢意,并祝阁下未来事业之成功。本人对阁下在职务上面□之许多困难深为了解,对阁下为青岛留下辉煌政绩深为庆贺。”次日,《民言报》等多家报纸刊登了这一消息。

李先良免职、龚学遂履新的消息。.jpg

  ▲李先良免职、龚学遂履新的消息。

  26日,《青岛公报》刊发独家消息:《李市长备著勋劳 蒋总统特电嘉勉》。文中称,“蒋总统以本市李市长长年来建树颇多,备著勋劳,今离职在即,特电嘉勉,并谓一俟李氏交卸竣事,当另图借重。”为证实消息确凿,文中附录原电文。

  青岛李市长先良兄:兄长青市以来,艰难建树,劳瘁备至,中所深知,俟交卸竣事之后,当再别图借重,以资倚畀也。蒋正中 午过 府二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

  7月30日,《民报》转发中央社南京廿九日电,“新任青岛市长龚学遂定廿九日赴沪,勾留数日,即赴青履新。”

  龚学遂莅青在即,记者们各尽其能,探访龚氏在青友人,深挖猛料。当然,公开报道分寸拿捏均好——文中频用“据猜测”“据称”。

  然据猜测,龚氏膺中枢要职有年,在抗战时期支持全国公路交通,配合军运,对抗战贡献极大,对工程建设尤多建树,非独为中枢器重,且素为美方人士所赞佩。龚氏因系工程各界领导人物之一,故在资源上与翁文灏内阁极为密切,此次龚氏出任青岛,自系受翁氏内阁所依畀及达成。

  提到人事方面,据称,龚氏作风一向重事不重人,且一向极其反对引用私人或随便更换人。日来外传龚氏原任大连市长,班底齐全,此次来青一定要带来大批人马。其时,据本人(笔者注:龚氏在青友人)所知,到今天止,原来大连市政府人员并无一人来青,市上传谓有“尖兵”数人来青,并云系XX秘书,纯非事实,虽有其人,不过并非什么秘书,亦非龚市长派来的,或系龚氏几个朋友,闻讯由他处赶来青岛者,亦未可知。

  至于龚氏将来对青岛究竟能有什么作为?按龚氏原本是学工程的,故以工程建设为中心,青岛经过八年抗战、二年余匪乱,千疮百孔,各方面都期待复兴。龚氏接任后,当能一本过去建设之热忱,致力于青岛复兴与建设。

  这些报道内容,就像是一面多棱镜,折射出民众不同的关注点、不同的诉求。

  有人看重龚氏的来头,并揣测与翁文灏内阁的关系;有人关注接下来的青岛市府人事变动,并担心龚氏带来“大批人马”;有人留意龚氏学业背景及履历,期待他能在青岛城市建设上有番作为……

  7月31日,有着深厚政治背景的《军民日报》,再次显现它的独家资源优势,率先将次日来青履新的龚学遂动身时间、所乘航机、随行人员、青岛寓所等重要信息一股脑儿抛出,令同行望尘莫及,自愧不如。

  该消息的标题是:《龚市长明日来青 市长官舍在观海一路》。文中称,新任市长龚学遂定于8月1日早晨8时30分乘中航机□王号来青,29日已由京乘车赴沪,闻同行来者有夫人及公子数人,龚氏好友已为其在观海一路8号将官舍布置妥当,龚氏到青后即可迁入。至于其接任日期及市府人事更动问题,到青后方可决定,料市府及各局首长将有一番大动作。

  《军民日报》还刊发“又讯”,报道了龚氏履新在即,青岛市府各局局长纷呈辞表。或许是受古语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的影响,社会局长张宝山率先递交辞职呈文,工务、卫生等局长紧随其后,但李先良均未签字,“闻所有辞请人员,李市长均交付新任市长批示。”

  这则消息的末尾颇耐人寻味:“据悉,龚氏数日前在京曾致函本市市府某局长,请其继续帮忙。”

  人未到,人事纷争就已开始——据此,我们是否可如此解读?

QQ截图20190628143026.jpg

  8月1日上午,龚学遂抵青,受到了青岛各界隆重欢迎,“盛况为前沈市长莅青(笔者注:1946年2月8日,国民政府党政考核委员会秘书长沈鸿烈来青考察接收事宜,详情可见《案卷里的青岛》之1946:沈鸿烈青济行踪一文)时至今最为热烈之一次”。青岛报馆总动员,报道精彩纷呈,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档案史料。

  综合各家报道可梳理出,是日上午10时55分,龚学遂由上海搭□王号飞机抵沧口机场,青岛市参议会、商会、农会、教育会、总工会、工业会、国民党青岛市党部、市政协会等机关团体代表,第十一绥靖区司令官刘安祺,青岛警备部司令丁治磐,李先良市长代表、市政府秘书长姜可训,国立山东大学训导长刘次箫,市政府各局、处、台、所负责人,市党部委员刘巨全、孙式庵,市参议长李代芳夫人,国民党青岛市党部主委宣世荃,市党部秘书长刘金鈺,各参议员,各银行公司经理,以及龚学遂在青友好,共计300余人前来迎接。

  在欢迎现场,还有各人民团体代表,他们各执大旗,手持标语,列队恭候。

  飞机降落,龚学遂走出机门时,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,旋即,李代芳女儿李敏烨小姐登上飞机舷梯献花。龚氏下机,与欢迎代表一一握手后,即乘专车赴迎宾馆休息,沿途市民等候两侧,争睹市长风采。11时30分,车抵迎宾馆,各机关负责人和人民团体代表接踵而至,龚学遂在迎宾馆会客厅分别接见,并深致谢意。他告诉众人,1946年12月,身为交通部次长的他,赴华北视察途中曾来青逗留,“至今旧地重游,对时局之变迁,不禁今昔之感。”

  各界代表告辞后,龚学遂又乘车赴沧口机场,欢送飞北平、中途在青停留的蒋鼎文、钱大钧。

  下午,龚学遂分别拜会市长李先良、参议长李代芳,“相谈甚为融洽”。晚7时,李先良设宴为龚氏夫妇洗尘。

  2日上午,龚学遂出席市政府月会,新旧市长简短交接,龚氏“当即履新视事,对市府职员有所指示。”

  是日,《军民日报》很讲政治,以简讯形式,巧妙而低调地回应了坊间“龚学遂此次来青一定要带来大批人马”的传闻——“此次与龚市长同来青者,除夫人及公子庐文外,仅有好友赵君一人。”

  迎来送往,皆大欢喜。青岛市商会出资国币7亿余元,定制了银盾及金钥匙条幅等物件,分赠李先良、龚学遂留念。当然了,这些花费最终分摊到了会员头上——“经市商会第八次常务会议决,按照团体会员及直属等级分别均摊”。

  青岛市档案馆馆藏相关史料,其中,“营造公会应摊国币2000万元;磨坊公会属三级会员,应摊国币2500万元。”

  (青岛日报/青岛观/青报网记者 刘宗伟)

责任编辑:张兆新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(qddaily)

  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,登录发帖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。